English
本站首页
江财主页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教师出国(境)>>出访体会>>正文

赴英国剑桥大学访学报告(欧阳翠凤)

日期:2018-09-28 18:22:57   文章点击数: 稿源:

2017年1月到2018年1月,在江西省教育厅的资助下,经学院领导和学校领导批准同意,本人作为访问学者在剑桥大学英语系进行了为期一年的进修和访问。一年来,本人勤奋学习,刻苦专研,完整地听取了剑桥大学英语系400多节课程和60多个研究生研讨会,总共参加了100多场中外名人、学者报告会,包括著名科学家斯蒂芬.霍金的2场专场报告会,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主旨演讲会,以及2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普利策奖得主Jennifer Egan、邓亚萍、阿里巴巴、ofo副总裁等知名专家学者和企业家专场报告会。我还先后走访考察了英国多个城市和知名大学,拜访了剑桥著名诗人Richard Berengarten、美国文学研究专家Meer,S.、Kanak Patel等众多外国知名学者。

 

回首过去一年在剑桥的所见所学,无论是在教学、科研,还是生活中,我都受益匪浅。我不仅扩大了知识面,也拓宽了研究视野,触摸到了领域的前沿,进而更加明确了自己的研究方向和研究价值。主要感受如下:

 

走进剑桥课堂,体验多元化的人才培养方式

 

    剑桥大学的精英教育传统举世公认,其教育理念及教育体制历久弥新,影响力触及世界各地,包括导师制,学院制,多元化授课。在剑桥大学访学期间,我有机会听取了英语系2017年1月至2018年1月的一年三个学期的本科生讲座课程及研究生研讨会和讲座,感受到多元化授课方式是剑桥大学最显著的教学特点之一。剑桥大学的教学方式大概有四种形式:小班授课(class),讲座(lecture), 研讨会(seminar),研讨班(workshop)。小班授课主要授课对象是本科生。此外,本科生还可以选择和自己方向一致的讲座课程。比如,西方文论方向的学生会选择“Introduction to Post colonialism”讲座课程。硕士生主要以讲座授课和研讨会和研讨班授课为主。博士生主要是在导师指导下完成自己的研究项目。

 

    这几种授课形式各有侧重点,其中给我印象深刻的课程是讲座课程和研讨会。首先,剑桥大学的讲座课程设置多样化,以培养学生自学能力。英语系每门课程组制定了详细的课程教学大纲,而且每隔一到两年,课程设置会根据教学情况稍有变化。我比较了剑桥大学英语系2017年和2018年英语系的课表发现,2018年的课程设置已经做了微调。剑桥大学英语系一年三个学期的课程几乎涉及到了英国文学的各个发展阶段以及相关的美国文学研究,研究主题涵盖了所有文类,上启中古英语文学,下到二十一世纪英语文学。课程的主题极其丰富,包括诗歌,悲剧,小说,文论等等。剑桥大学的师资水平是世界一流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研究特色,他们不仅是一流的学者,而且是优秀的教师。在剑桥大学,每个学期都有教授为本科生开设专业课程。剑桥大学本科生的讲座课程主要是教师根据自己的研究方向,介绍学科概念和研究路径,然后学生可以提问,学生可以就讲座的任何细节问题和教师讨论,我也经常通过电子邮件和教授们请教讨论,感觉上完一个讲座课程就是完成了一个专题研究。在剑桥访学期间,我选修了一些由剑桥著名教授讲授的课程。Zeeman 教授对中世纪文学有着丰厚的研究基础和研究成果,也是目前中世纪英语文学研究的领军人物之一。她的研究领域覆盖了中世纪英语文学,中世纪英语抒情诗,中世纪写作,古典法国和中世纪英语爱情文学,中世纪文学理论,和心理分析等。她在第一学期开了Violence Lecture Circus, Piers Plowman, Devotion, Chaucer: Philosopher of Feeling等四门讲座课程。她结合理论基础知识和自己最新的研究成果,融合理论和文本分析,授课的重点在于思路的启发,和材料的使用。她的授课条理非常清晰:从问题的提出,到文本分析,再到问题的解决或后续研究的发掘,每次课她都在引导学生一步步深入思考,让学生慢慢学会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她的发音非常清晰悦耳,有一种古典音乐的美,也说明她学术功底的深厚。学生完成一个学期的中世纪英语课程后,就基本上了解了中世纪英语的发展脉络及其多钟不同的研究方法。这样学生可以从一开始入学就开始思考自己未来研究方向的取向,以及如何做研究。

 

 

(剑桥大学英语系研究生研讨会)

 

    人才的培养是一个系统的过程,学生的研究能力更不是一蹴而就的。剑桥大学在教学理念上的定位,为其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学术大师。这对我们不断完善人才培养模式具有借鉴意义。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剑桥大学,教师鼓励学生自学。以英语系为例,英语系的所有课程一直延续自己首创的传统,以实用批评为核心,注重文本细读,运用文学批评理论指导阅读,但是不放弃文本。由此,课堂教学的信息量非常大,教学对学生的阅读量要求很大。学生必须是听课一分钟,课下阅读一小时。这种自学的学习过程是压力,也是动力。访学期间,我花费很多时间在阅读上课材料和准备课程预习,并写下了大量的读书笔记。

 

    文本阅读的过程是文学研究的重要途径,这一点是我觉得国内外语教学可以借鉴的地方。我坚持参加了三个学期的这种讲座课程,扩大了自己的阅读量,学习到了很多独特的研究思路和路径,更重要的是让我学会了如何把这些方法用在科研工作中。

 

    其次,研究生研讨会(seminar)课程讲座人主要是剑桥大学英语系的博士生,有时也会邀请如牛津,杜伦,伦敦大学学院的博士生和海外知名学者。研讨会分三个程序:第一,学生讲述自己的论文;第二,在场教授和学生对论文进行提问;第三,研讨会主持学生点评。这种研讨会课程以学生为主体,英语系相关方向的导师参与提问和点评。大家讨论的形式非常自由,气氛也很轻松。作为剑桥大学英语系传统的授课形式,研讨会对学生的学习和研究有极大的助益,所以一直持续至今。刚到剑桥时,我对于这种研讨会(seminar)觉得不太习惯,好像每次讲座的内容自己以前不熟悉,和自己在做的研究也没有直接的关系,感觉自己没有直接融入讨论的氛围。但是,我渐渐就有点习惯了,这种学习形式逼得自己偷懒不得。我参加了几次讨论会之后,随着参加研讨会次数的增加和自己阅读量的累积,从一开始的听众变成了讨论者。讨论会还能带来自我督促的效果,在研究过程中更加注意收集和整理资料,参加讨论会多了自然也就提供了语言陈述能力和分析问题的能力。再者,来自不同方向的学生学者一起交流,虽然我不一定很熟悉其他人的研究领域,但是可以了解别人在做什么,使用什么工具和方法,对拓展知识面大有好处。比如,我发现所接触到的他人的研究项目非常注重考证和关注研究的历史维度。一个古代英国的钱币就能成为一个很好研究项目。 当然,研讨会还有一个益处,英语系会提供点心和饮料,供大家中间休息时一边交流,一边饮用,也给平时不常见面的学生老师一个认识了解的机会。

 

    剑桥大学的学生因为在学期间接受了交叉学科的训练和多元化的受教育模式,即使有的毕业生今后从事的职业不完全和自己的专业一致,他们也可以比较容易通过职业培训适应新的职业需求。

 

    能力比知识重要。相形之下,我们的高校教育在加强学生的社会服务能力和科学研究素质方面还有很多提升空间。

 

二. 参与学术交流,受益于开放的学术氛围

 

    剑桥大学一直坚持在教育,学习和科研方面的创新精神,,它不断通过技术发明和创新思想引领世界发展,从世界第一个试管婴儿到胚胎干细胞,从世界上第一款计算机游戏到衡量国民经济标准方法的诞生,都离不开剑桥大学。八个多世纪以来,剑桥大学不断追求卓越精神已经践行在剑桥的每一课堂,每一个讲座大厅,每一座图书馆里。首先,剑桥大学开放的学术讲座和研讨活动是激发创新的源头之一。剑桥大学的多数学术活动是开放的,学校设有发布演讲,讨论会等信息的专门网页,全校各个学院,各个系,各个专业的公开讲座,研讨会,谈话,学术会议(很多是国际会议)等等都在此公布,供全校师生选择参加。除了假期,每天都会有大量的学术讨论信息,讲座或研讨会的选题也是不拘一格,无论是谁,只要对话题感兴趣都可以参与。剑桥大学的学术报告和交流会多的让人应接不暇,每个学院在每个学期都安排一个主题系列讲座。我第三学期参加了Trinity 学院承办的"从柏拉图至今:西方文论"系列讲座,参加讲座的嘉宾有斯坦福大学的Hans Ulrich Gumbrecht教授,学者们带来了最新的西方文论研究成果。我第一个学期参加了Magdalene 学院承办的"The Festival of Change"为主题的系列讲座和研讨班,学者们常常用一种跨界研究的视角来理解我们当今的文学和世界。比如,讲座"Change as theme, change as form"探索了诗歌的主题之变,诗歌的形式之变。剑桥大学的学者研究的视角很开阔,也很敏锐。他们能够及时扑捉到紧跟时代的变化和需求。通过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学者交流,我了解到,剑桥大学的很多主讲人具有多学科背景,人文、社会、自然、技术学科的交融也是很多选题和主讲人的特点,比如,《基督教与科学》,这也开放自由的学术环境使得剑桥大学成为孕育和培养学科交叉人才的沃土。剑桥大学的Jones博士是一位年轻的学者,他研究领域跨度很大,从诗歌的形式研究,到技术与文学的关系研究。他正在做的一个项目是如何把Alfred Lord Tennyson的文本数字化,解释诗歌,视觉艺术和音乐的关系,扩大公众对古代文学文本的可接受度。

 

(剑桥大学Little Hall 课堂)

 

    在剑桥,我们可以听到来自世界各地的顶级学者们的报告,可以和他们面对面交流,我想这也是剑桥之所以成为世界名校的主要因素之一。这里的学术氛围让每一个身在其中的人不可能不去思考和前进。我们可以接触到最前沿的研究方法和成果,来自剑桥,哈佛,耶鲁等顶尖高校及欧洲著名学府的学者们络绎不绝地来到剑桥讲学,而他们的最新研究成果和不同的研究思路给参与者更多学习交流的机会,也提供了很多合作的机会。2017年11月,美国普利策文学奖获奖者 Jennifer Egan女士应邀来剑桥讲学。通过她的讲座介绍和现场交流,我了解了她的创作理念和作品风格, 以及她关于美国文学与当下社会政治的思考。

 

   知名校友是剑桥大学的宝贵财富和创新引擎,剑桥大学的校友中总共有96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位列世界第3),4位菲尔兹奖得主曾为此校的师生、校友或研究人员。2017年6月21日,我有幸参加了剑桥大学授予若贝尔化学奖得主, 若贝尔经济学奖得主Eric Maskin等荣誉博士学位的授予仪式,还和Jean-Marie Lehn教授就如何培养科研素养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剑桥大学充分发挥这些校友的影响力和前沿研究成果,给学者学生们带来最新的科研信息,为剑桥大学(剑桥市)吸引了众多世界顶级学者和企业。这或许就是剑桥大学在生命科学等领域始终领先世界的主要原因。2017年,我有幸参加了斯蒂芬。霍金教授主持的两次讲座。第一次系列讲座是剑桥大学庆祝他75岁生日特邀筹备的一次国际性会议,它集专业性与科普性于一体,既吸引众多的年轻学生,也吸引了世界各地的学界大腕参会,很多参会学者和Stephen Hawking长期的合作研究,他们纷纷在大会上分享自己的最新研究,并就其中的问题和霍金教授展开积极的探讨。75岁的霍金教授全天候参加了两天的大会的研讨,他的科学精神感动了我们在场的学者和学生。

 

                                                                                                  (斯蒂芬霍金在剑桥大学“黑洞”国际学术会议)

 

    这些来自校内外的讲座和会议有利于传播先进的科学理念和科研方法,也赋予学生学者勇于挑战的精神。“剑桥教育的最大优势不在于他们将攒到什么,而在于他们将学到什么?”(剑桥大学副校长Stephen Toope)剑桥访学生活给我这样的感觉,每个人的声音都有其独特性。在这种肥沃的学术沃土的滋养下,学生教师的创新能力在无意识中发芽生长。科学研究不是压力,而是一种帮助人们积极思考的生活方式。所以,尽管我的专业是英美文学,但是,我所参加的哲学,政治,视觉艺术等领域的研讨活动也给了我很多启发,从跨学科的视觉去思考生活和学习问题。

 

    除了参加剑桥大学的讲座研讨活动,2017年4月参加了剑桥大学承办的“The Emergence of Standard English in Multilingual Britain”国际研讨会(4月20-21日);2017年6月,我参加了在英国University of Huddersfield, UK 举行的英国诗人休斯国际研讨会,和与会的学者探讨会议主题的相关问题。

 

    其次,图书馆宏大的信息资源和技术性服务是剑桥大学科研创新的重要保障。“我在剑桥最多的优势就是它的学术资源”,Jones博士告诉我。剑桥大学图书馆已经有600年的历史了,是世界上最大的图书馆之一,也是为数不多的版权图书馆之一,即任何一本在英国正式出版的图书在剑桥大学图书馆都可以找到。剑桥学校共设八个文艺及科学博物馆,并有馆藏逾1500万册的图书馆系统及全球最古老的剑桥大学出版社。剑桥大学有专门的校外图书共享机制,能从外校图书馆为你借来本校没有的图书。

                                                                                                       剑桥大学《重读美国华裔文学》的学术讲座

 

   剑桥大学的图书馆的电子图书和文献资料非常齐全和强大,各数据库之间很多时候是相通的,在一个数据库中查到的资料,只要是学校有馆藏的,可以直接链接到文献所在的数据库,而不必反复在不同的数据库中进行查找,大大节约了资料查找时间。图书馆管理员也是真正的专业人员,能够充分有效地对科研工作进行服务与指导,包括中英文文献资料,上到古英语文学的珍藏手稿,文字,插图,地图,书信等的查找。主图常年定期举办各种培训课程,我先后参加了“馆藏资料编排介绍”,“如何查找second resources”,“如何在线引用文献”培训课程等。英语系也为来自世界各地的访问学者提供了英语系图书馆馆藏和资料检索的培训课程,这些技术培训课程可以帮助初来乍到的我熟悉了馆藏文献的编排,充分利用图书馆资料,尽快进入学习和研究状态。每每遇到资料检索的问题,图书馆工作人员都会礼貌耐心地指导我,我们也可以通过图书馆的网页寻求帮助。每天都有很多学生教师在这里如饥似渴地查找资料,不上课的时候,我基本上都待在这里学习查找资料。

 

    通过在剑桥大学一年时间的努力学习和研究,在学术研究方面,我主要完成了以下几项工作:在剑桥大学做了一次题为《重读美国华裔文学》公开学术讲座;写作了相关学术论文,目前有一篇已经获准修改再投稿,一篇正在投稿过程中;收集整理了《谭恩美小说研究》资料,完成了课题研究报告;查阅和收集了大量关于英美文学的学术论文和相关书籍等,对英美文学的流变与发展趋势等各个方面有了新的认识和理解,以上这些学习和研究为申报国家基金项目做了很好的基础研究,目前正在申报教育部人文社科基金项目。